快盈
快盈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快盈 > 新闻资讯 > 荷兰人在山东扔了九根木棍,找出了一位被现代人遗忘的英雄

荷兰人在山东扔了九根木棍,找出了一位被现代人遗忘的英雄

发布日期:2022-03-16 20:22    点击次数:205

历史迷聚集地,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

问答

音频

探究

视频

辟谣

作者|我方作者张嵚

《朝文社》(原《我们爱历史》)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

字数:2172,阅读时间:6分钟

山东名人多,以至于互联网上,各种“山东名人评选投票”也很多。

比如几年前某平台的“山东省最具影响力的历史名人排行榜”,上榜的有孔子、孟子、孙武、主父偃、房玄龄等古代牛人,“谁前谁后”的问题也惹来一顿吵。却也有网友语出惊人:列了这么多候选人,怎么没有白英?

当然,也有网友听到这名字,比听到“冷门诗人李某某”还纳闷:白英是谁?

要问白英是谁?可以先讲一讲:清朝顺治年间时,一群来到山东扔木棍的荷兰人。

一:流向奇特的九根木棍

欧洲典籍《荷使初访中国记》记载:1655年,一支荷兰使团取道京杭大运河北上,打算去北京朝见顺治皇帝。是年六月四日,他们抵达京杭大运河山东段。在这个号称京杭大运河的“最高部分”,公认咽喉地带的河段里,随行的清朝官员告诉他们:如果他们往河里扔九根木棍,那么有六根会往北面流,三根却往南面流。满腹狐疑的荷兰人试了一下,果然如此。

在很多中国读者眼里,这或许只是件旅途上的花絮。但自1666年《荷使初防中国记》出版后,这看似不起眼的“小事”,却在西方多国迅速流传起来。甚至一百多年后,当觐见乾隆皇帝的英国使团同样经行这一路段,来到相似的地方时。这群英国人也刹那间想起了一个多世纪前,那群荷兰人扔木棍的场面,并发出啧啧称奇声:“这确是一种奇异的现象”。

而这奇异的现象背后,正是京杭大运河工程里,一项深远影响中国历史的工程奇迹:“南旺导汶”工程,这个工程的设计者,正是明代山东省汶上县白家店村人白英。

为什么明清年间,时隔一个多世纪的两拨欧洲人,为什么会对这个“奇异的现象”感兴趣?因为,在元末明初的时候,这是一件关系中国历史走向的大事。

 

二:主动脉不通

说起堪称古代人类惊天工程的京杭大运河,我们往往会津津乐道其千年以上的历史。但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京杭大运河,早已不是隋炀帝时的原版,却是在元初时重生的。

自从北宋“靖康之耻”后,中华大地南北分裂,北方的水文条件也发生了剧烈变化,黄河改道更让淮河失去了出海口。作为南北主动脉的京杭大运河,也从此长期枯竭。直到元朝南北一统后,科学家郭守敬主持了大运河的兴建,采取了“截弯取直”的方案,即把山东地区,作为大运河的新干道,使大运河成为一条畅通地直线。

山东地貌与运河流向图(来自公众号山东海事)

这个设计看上去很美满,但待到这条京杭大运河竣工后,却出现了奇特的“骨感”:“变直”后的大运河进入山东境内后,流量也变得忽高忽低,特别是在南旺境内的河段,每到春秋两季就出现枯水。这条号称纵贯南北的主动脉,在整个元朝年间,运输量其实非常有限。

而到了明朝立国后,历经多年战乱,3000多里长的大运河,本来就不像样子。而且当时的黄河,并非如今天一样在山东入海,相反是夺淮入海,大量的泥沙更成了运河的大敌。洪武二十四年黄河决口后,山东境内大运河的会通河段(济宁至临清)也淤积了150多里,整个交通线几乎瘫痪。

因此,在明朝开国后的三十多年里,南北的运输,都是兼有漕运和海运,但是海运风险极大,漕运又路途艰难,北方的粮食供应,特别是每年要运往北京的四五百万石漕粮,也是十分困难。永乐皇帝登基前,这事儿还能将就,永乐皇帝登基后,迁都北京提上日程,面对这么一件关乎国运的大事儿,运河问题,也就不能将就。

因此,永乐九年,明王朝调集三十万民工,开始对会通河进行治理。在明朝工部尚书宋礼的思路里,以前会通河常堵,是因为河床不够深,这次整个挖深三尺,总该没问题了?谁知该堵还是堵,整个工程陷入了死局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白英出现了。

三:缔造奇迹

史料上对白英的记载很简略,只说他是汶上人,年轻时就在当地行船,熟悉水文,更自学了天文地理。在治河大军陷入迷茫的永乐九年,白英已经约48岁了。面对一筹莫展的宋礼尚书,白英经过深思熟虑,对他道破了整个工程最大的死结:地址错了。

为什么元代走了直线的京杭大运河,会一直这么堵?关键是个地理问题,山东大地本就北高南低,大运河“爬”过来后,越往北越难走,枯水也就不奇怪。而京杭大运河的选址,更对这问题雪上加霜:整个河道上,汶上南旺地带是最高点,等于是个“坡”,水“爬”到这里就难再走。遇上决口等灾害,更是说淤就淤。30万人都挖不通的大运河,就是陷入这个局里。 

那怎么办呢?于是,有了白英全新的“南旺导汶”思路:在山东东平修大坝,把大汶河水引入南旺湖,然后在这个“高坡”上分成两段,十分之四往北,十分之四往南,让大运河有充足的流量爬坡。困扰了一个朝代的难题,迎刃而解。

但白英还不算完,在过去,大运河都是靠天吃饭,降水少了就容易枯,于是白英就设计了“人工操纵”系统,南旺的南北方向筑闸,前后修了三十八处水闸。水多了就关闸,水少了就开闸。彻底让这条关乎国运的大工程,从此尽在人工掌握。

正是从此时起,京杭大运河不但畅通,更进入了长期的稳定期。明王朝的迁都等工程顺利推进,从此“用东南之财富,会西北之戎马,无敌于天下”。一个新的黄金时代,随着这位山东农民的智慧创意,顺利开启。

以这个意义说,这位看似低调,今天知名度不高的山东人,其地位怎样形容,都不过分。而比起他应得的敬意来,他更见证的,不止是一个今天依然在运转的工程奇迹,更是一方水土一方人,世代传承的珍贵品质:位卑不敢忘忧国。

参考资料:《大运河飘来紫禁城》《明成祖传》